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033730.com >

史说北京 中原王朝对北方民族的治理(上)

  秦朝建立以后,蓟城的地位从诸侯国的政治、经济中心变成了统一的中原王朝控制下的北方军事重镇。从秦到五代,在中国封建社会的前期,蓟城地区的历史主要围绕着中原王朝治理北方少数民族以及中央政权与蓟城地方割据势力较量两个主题展开。在这一过程中,蓟城的战略地位和交通枢纽的作用更为突出,并逐渐发展成为中国北部地区多民族共居的中心城市。

  对于统一的封建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秦朝来说,旧燕地是远离秦都咸阳的北方边远地区,其地理位置处于中原汉族与北方少数民族交接地带,这里无疑是秦帝国抵御少数民族南下,并向北方开拓的前沿阵地。因此,秦王朝采取了几项措施加强对燕地的控制:

  首先,设置广阳郡。秦始皇为了防止六国的旧贵族复辟,把他们迁徙到关中、巴蜀等地管理,并在六国旧都城处大多设置了郡,广阳郡的设置显然也是为了控制旧燕地的核心地区。

  其次,拆除燕国的南长城。南长城又称易水长城,其走向基本上是沿易水东西伸延,恰好阻隔了燕地与中原地区的联系。拆除易水长城,就使得旧燕地与整个华北大平原乃至关中地区连通起来。

  再次,修筑驰道。秦始皇为了加强对各地的控制,自统一后的第二年(公元前220年)起,就以咸阳为中心,陆续修筑通往全国各地的驰道,向东一条经函谷关到三川郡(治所在今洛阳),东北向至邺县(今河北临漳县西南)达于邯郸,向北直到蓟城。又以蓟城为中心,向东经渔阳地区到达碣石(今河北秦皇岛北戴河地区),向西北经军都县过居庸关到达云中和上郡(今内蒙古和陕西地区),从而使得蓟城更成为南达中原、西连云朔、北接内蒙古高原的枢纽。这给蓟城以后的经济发展和文化交流带来了深远影响,也确立了蓟城作为中原封建国家北方重要边城的地位和作用。驰道修通后,秦始皇曾五次沿驰道巡游各地。秦始皇三十二年(公元前215年),始皇第四次出巡,向北到达燕蓟地区,曾到过蓟城,后经无终,到达碣石。

  秦朝时期,边患主要来自西北的羌族和北部的匈奴族。尤其是匈奴族,自战国后期逐渐强大起来,到了秦代,向南已越过阴山,侵入黄河以南地区,对秦朝构成了极大威胁。公元前215年,秦始皇派将军蒙恬率30万大军北击匈奴,将其逐回河套以北。为了巩固边防,次年,由蒙恬督率军士把原来秦、赵、燕三国的北长城重新修整连接起来,“因地形,用险制塞,起临洮,至辽东,延袤万余里”,修筑起著名的万里长城。关于“居庸关”之名的来历,有这样一种说法:秦代有大批服役筑长城的“庸徒”居息于此,因而得名“居庸关”。

  西汉初年,匈奴族通过“东击东胡”,征服了乌桓、鲜卑等民族,势力再次强大起来,此后就不断南下,袭扰劫掠西汉政权的北部边郡,蓟城地区往往首当其冲。为了加强对北方地区的防御,西汉政府修缮增筑长城,同时,也主动出击三次讨伐匈奴,迫使匈奴远徙西北。原依附匈奴的乌桓、鲜卑各族转而归附汉朝,迁至燕北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五郡的塞外地区。为加强管理,西汉政府还专门设立了护乌桓校尉,后又设立护鲜卑校尉和护东夷校尉,级别相当于郡守。其中护乌桓校尉府就设在蓟城。

  资料来源:北京市社科联等组编的《史说北京》(插图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